• <track id="zgam8"></track>
  • <rp id="zgam8"><menu id="zgam8"></menu></rp>
  • <tt id="zgam8"><noscript id="zgam8"></noscript></tt>

    中國在吃魚路上“越走越遠”?羅非魚轉內銷,“接地氣”的金鯧魚,“搶”歐美鱈魚......

    來源:騰氏水產網 時間:2021-06-02 20:37 查看:3264/次

          前段時間,國內水產圈被一份名為《十字路口的中國:中國不斷變化的水產品生產和消費分析》的研究報告給刷屏了。這份出自瑞典皇家科學院的最新研究報告,預測了我國在2030年,國內的水產品進口需求可能會增加兩倍以上。

          根據這份報告的分析,2030年,我國的水產品消費量將會大幅超過產量,會有600萬噸到1800萬噸的缺口,大概率只能依靠進口。


    鱈魚


          為啥歐洲會對我國的水產品消費感興趣?因為我國既是水產消費大國,同時又是水產加工大國和養殖大國,歐洲的養殖三文魚等高端水產品需要中國這個充滿潛力的市場,而歐洲同樣需要我國養殖的羅非魚、代加工的鱈魚和遠洋捕撈的金槍魚等水產品,中國的水產品市場如何發展,將深刻影響歐洲乃至全球的水產品市場。

          “自給自足”?

          中國的水產業如今到底處在啥水平?或者如今中國在全球水產品貿易上到底扮演怎樣的角色?


          我們先來看看我國2020年的水產品進出口數據。我國在2020年一共進口了402萬噸水產品,出口了375萬噸水產品,看起來是個水產品凈流入的狀態,而實際情況卻并非如此。

          因為在我國進口的水產品中有超過半數(在2018年以前,這個數字超過70%)是從俄羅斯、美國和歐洲進口的以鱈魚類為主的冷凍原料魚。這些原料在我國的水產品加工廠加工成去皮去骨的魚肉制品后,會再次出口到歐美國家。


    中國在吃魚路上“越走越遠”?羅非魚轉內銷,“接地氣”的金鯧魚,“搶”歐美鱈魚......


          一噸原料魚加工后能出來半噸左右的成品,如果粗略算冷凍魚占總進口量的一半,也就是200萬噸的話,那么加工再出口的魚肉制品就是100萬噸,減去這部分的話,我國的水產品進出口其實呈凈流出的狀態。

          當然實際情況可能會有一定的偏差,其實光從我國的水產品進出口量的數據上,我們就能看到,我國雖然是水產品消費大國,但對全球水產品的供應并沒有造成太大的“壓力”——既沒有太過依賴進口,也不是個水產品輸出大國,而是基本做到了“自給自足”。

          近幾年,我國國內的水產品年消費量超過6000萬噸,除了近海和遠洋捕撈貢獻的1300萬噸,其余都是國內的水產養殖業貢獻的,特別是淡水養殖的鯉科魚類,一條草魚,更是全球養殖量最高的魚種,年產量超過500萬噸。

          我國如今每年的水產品消費量超過歐洲、美洲和非洲總和,雖然處在“自給自足”甚至還能輸出水產品的狀態,并沒有給全球的水產品供應帶來太大的影響,可隨著我國經濟進一步發展,國內水產品消費需求的不斷增長,這個“進出口平衡”的狀態終將會被打破。

          如果中國開始大量進口水產品,這勢必會深刻影響到全球水產品供應的格局,這也是歐洲這份研究報告所關心的,畢竟,吃魚對歐洲人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民生問題,事關糧食安全。

          發展中國家“養活”發達國家

          據統計,全球每年的水產品貿易,有超過三分之二的量,是由發展中國家向發達國家進口的。拜野生漁業資源衰退,水產養殖業興起,發達國家靠進口發展中國家養殖的水產品,既滿足了國內的水產品需求,又轉嫁了環境成本,可謂非?!皭芤狻?。

          而發展中國家只能在不斷消耗國內的漁業資源的同時,又付出巨大的環境成本來養殖供國內消費和出口的水產品,“吃力”又不討好。

          發達國家就以美國為例。因為卓有成效的漁業管理政策,美國境內有還算可觀的漁業資源,如今是全球第四大漁業捕撈國,但光靠漁業根本無法滿足國內的水產品需求,再加上,美國為了保護本國漁業資源,在去年5月份之前,美國全境基本禁止近海魚類養殖,所以,美國有近90%的水產品消費依賴進口。

          發展中國家則以越南為例。越南很早就憑借國內豐富的水資源,大力發展水產養殖業,而且目標非常明確,就是走出口路線。憑借蝦類和巴沙魚這兩個主力品種,越南每年將超過半數的水產品出口到全球,算是全球水產養殖大國。

          雖然去年越南的水產品出口創匯近90億美元,但對環境的造成的壓力也非常大,特別是蝦類養殖,對紅樹林等沿海環境的破壞非常大,國內也深受環境破壞帶來的各種自然災害之苦。


    鱈魚


          而中國的情況有點特殊,雖然頭上頂著多個第一:第一水產品出口大國、第一水產品進口大國、第一水產品養殖大國、第一水產品消費大國,但對全球水產品貿易來說,影響最大的部分,卻是在水產加工領域,特別是全球每年有超過40%的鱈魚在中國加工,是全球舉足輕重的水產加工中心。


          我國也出口養殖的水產品,但影響力就沒有想加工業那么大了了,最著名的莫過于“制霸”美國市場的羅非魚,雖然在美國市場“紅極一時”,卻因為貿易戰慢慢被“邊緣化”,國內的羅非魚養殖業不得不回頭開發國內市場。


          概括 一下全球水產品貿易格局,一兩句話還是能說得清楚的。


          歐美發達國家,吃魚主要靠捕撈和進口,而且對進口有比較高的需求,雖然也養魚,但養的主要是高端的三文魚;


          發展中國家,吃魚基本靠捕撈和自己養,像很多非洲國家,水產養殖才剛剛起步,自己養殖的都還不夠吃,就更別提出口了;


          南美洲和東南亞又好一點,水產養殖業在滿足國內市場后,已經開始搞出口了;


          中國算是特例,拋開“水產加工中心”不說,看似進出口比較“平衡”,其實平衡正在被打破。一邊是中國水產養殖業開始搞“出口轉內銷”,而且也像歐美發達國家一樣,依靠進口水產品來緩解國內不斷上漲的水產品需求。中國正在成為全球水產品貿易中的一個“超級變量”。

          超級變量

          中國水產品消費的上限在哪里?2018年,我國居民人均水產品消費量為11.4公斤,而豬肉消費量則是水產品的兩倍22.8公斤。邊上的日本和韓國,還有那些愛吃水產品的西歐國家,人均水產品消費量都數倍與我們。


    鱈魚


          當然不是說我們國家的水產消費量也會向這些國家看齊,根據我國的人口數量,這個并不現實,但僅僅只是接近甚至是取代國內的豬肉消費所增加的水產品消費量,對如今的全球水產品貿易來說,就已經是個“天文數字了”,所以現在談上限就跟歐洲的研究報告談十年后的缺口一樣只有參考意義。但實實在在的改變,正在發生!

          因為疫情或者貿易糾紛,我國的部分曾經專門走出口路線的水產養殖企業,開始紛紛轉型內銷,也許國內不斷上漲的水產品需求,對它們來說,反而是個更加明智的選擇。就連曾經只是在我們國內走個加工流程的鱈魚類產品,也開始被國內市場“截胡”。

          “接地氣”的金鯧魚

          在疫情發生前,我國廣西北海的出產的養殖金鯧魚主要供應歐美市場,因為疫情關系,當地養殖戶從去年開始,就改變養殖策略,將投苗時間從12月提前到8月,準備走一條內循環的新路。

          提前投苗,就是為了趕在我國的休漁期結束后上市,填補因為休漁造成的海鮮市場短缺,而且根據去年的投苗量估計,這批供應國內市場的金鯧魚產量將超過50萬噸,如今已經陸續上市。


    中國在吃魚路上“越走越遠”?羅非魚轉內銷,“接地氣”的金鯧魚,“搶”歐美鱈魚......


          對廣西的金昌魚養殖戶來說,提前投苗還有很多好處,不僅能夠減少養殖成本,縮短養殖時間,還能能夠避開傳統的臺風多發季節,簡直百利而無一害。如果國內市場能夠吸收這些金鯧魚,出口的意義也就不那么大了。

          羅非魚的內銷之路

          因為中美貿易糾紛,中國南方的羅非魚養殖重鎮廣東和海南的羅非魚養殖戶正在面臨巨大的轉型壓力,曾經的主力市場美國開始大幅“縮水”,雖然羅非魚在國際市場是熱門品種,而且依靠成本優勢,中產的羅非魚可以選擇的市場很多,但因為疫情等其他各類因素,導致產業發展遇到困境。

          怎么辦?走內銷!羅非魚雖然在我國早已經是傳統養殖魚類,而且在產量上排名第六,年產量接近170萬噸,但因為沒有像小龍蝦一樣,在很多年前就著力開發國內市場,而是走上了出口路線,所以在國內的知名度并沒有起來,反而因為各種負面因素,在國內口碑不佳,還不如越南的巴沙魚在我們國內市場混得好。

          海南政府在去年推出了一個“海南鯛”的全國推廣項目,中國羅非魚之都,廣東的茂名市也不甘落后,直插中國腹地——“吃都”成都進行羅非魚推廣。雖然國產羅非魚想要在短時間內打開國內市場并不容易,可如果能夠一步步推廣開來,這對全球羅非魚的供應肯定會帶來重大的影響。

          把鱈魚留下

          差不多有20多年了,中國一直是全球鱈魚類貿易重要的加工中心,雖然這幾年的加工量一直在下降,但至今仍有差不多40%的鱈魚在中國加工完成。

          作為歐美傳統的水產消費品種,鱈魚曾經一直貼有一張“歐美專供”的隱形標簽??呻S著時代變遷,全球的鱈魚消費格局正在發生深刻的變化。

    隨著歐美零售巨頭進入中國各大城市,國內的消費者可以在冷凍區看到整排的冷凍鱈魚類制品,雖然大部分沿海地區的居民還是傾向于食用熱氣水產品,但因為寶寶輔食和快節奏生活,冷凍鱈魚塊開始在中國有了一定的消費群體。


    鱈魚

          鱈魚捕撈大國俄羅斯,一邊在提升自己的水產品加工能力,從中國水產加工廠奪回產業利潤,一邊卻非??春弥袊鴩鴥鹊镊L魚消費市場,有俄羅斯水產公司已經開始跟中國企業合作,開發中國的高端狹鱈魚市場。國內的水產加工企業也因為出口受阻,開始逐步試水鱈魚制品的內銷。

          如今全球的鱈魚類魚種的捕撈量基本穩定在了750萬噸左右,而中國的鱈魚消費興起,正在影響歐美市場的“鱈魚安全”。

          結語

          雖然這些都僅僅只是個案,而且隨著疫情影響的逐步消退,全球貿易恢復正常,部分出口轉內銷的還是會回到原來的軌道,但中國水產品消費不斷增長卻是不爭的事實,而且中國的水產品消費市場是全面成熟的綜合性市場,幾乎對全品類水產品都有需求,勢必會成為全球水產品的“爭奪者”和價格“助推器”。

          對全球水產品供應鏈來說,隨著中國水產品市場的崛起,除了需要中國國內水產養殖業不斷擴大養殖規模來填補缺口外,對水產品進口的需求大概率會不斷增大,而且從全球范圍看,各國對水產品需求都在呈現上升趨勢,會進一步加劇水產品供應短缺。

          為了保障未來的水產品供應,唯一能夠寄托的,只有水產養殖業。水產養殖是全球公認的,最具飼料利用率和養殖效率的養殖項目,是解決糧食危機的重要選項,而且對國家來說,大力發展水產養殖,無論是在經濟上,還是在環境保護(低碳)方面,都遠優于發展畜牧業,所以,可持續、高效地發展水產養殖業,也是我們唯一的選擇了。


    Copyright ? 騰氏水產商務網 粵ICP備2022082872號
    網站聲明:站內轉載或引用文章若涉及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刪除

    粵公網安備 44080102000161號

    女领导欲婬乱小说

  • <track id="zgam8"></track>
  • <rp id="zgam8"><menu id="zgam8"></menu></rp>
  • <tt id="zgam8"><noscript id="zgam8"></noscript></tt>